立博登录

全国免费电话:0551-63819136

立博登录 医疗集团

立博登录 集团

ONE AND ONLY


  1. 咨询服务
  2. 行业动态
  3. 创意设计
  4. 广告服务
  5. 活动报道

以和为贵

发布时间:2019-12-12 06:32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以和为贵》是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拍摄制作的时装都市调解电视剧,由林志华监制,马德钟徐子珊李思捷江美仪等领衔主演。

该剧为2015无线节目巡礼剧集之一,该剧以调解员为题材,反应围绕调解员而发生的故事

出身于有特别背景的社团,子承父业经营旧式的联谊会,并遵从父亲侯爷以和为贵的教训,担任邻里兄弟间的和事佬。不过这件厚多士竟考取了调解员的资格,以破格方法唇枪舌剑,为不同阶层的人士解决纷争,并让社团兄弟一一转回正行。

然而,德仕的好友兼死对头欧阳继却相信只有法律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这对厚多士和牛羊鸡组合在工作上每每碰头都会争论不休,加上欧阳继父亲欧阳对德仕的偏袒,令二人的矛盾经常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对欧阳边来说,若非得德仕父亲侯爷相救,自己和亲儿早已不在人世,欧阳边发誓自此要对侯爷尽忠,好好保护德仕成长,所以德仕和欧阳继可以说是他手背和手心的两块肉,试问他又如何在二人的争吵中保持中立?

欧阳边留在德仕身旁,背后还暗藏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当年侯爷的意外其实与欧阳边大有关连?当好兄弟欧阳继亲自为当年杀父凶手脱罪时,德仕仍能本着以和为贵的心态,与欧阳边、欧阳继好好相处吗?

自父母车祸双亡后一直相依为命,生活的重担令瑞薏逐渐陷入崩溃边缘。幸好,瑞薏的白马王子温少龙及时出现,从此灰姑娘化身幸福少奶奶,最可惜的是二人结婚十年仍然膝下犹虚。

一日,瑞薏突然收到丈夫的离婚通知书,为了挽救婚姻,竟打算代母生子,一切计划却被德仕揭破!为了生计,瑞薏到欧阳继的律师行打工,因为工作的关系而对调解产生兴趣,甚至报读了调解员课程,怎料课程的导师竟然是这件厚多。在不同的案件中,德仕与人为善的态度慢慢感化了瑞薏,和事佬德仕亦处处「曲线」鼓励瑞薏找回自我,双方甚至渐生好感……同样被改变的还有欧阳继,在多士的影响下,他也重新审视人生的一切,才发现经常和自己作对的林亚磊可能就是一直寻找的线]

江湖中人鬼头鹰怪责钟国威、车鸣震、尹天江及游西湖四人替他维修跑车不力,带同手下与四人对峙,状似要展开一场激烈打斗。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之际,侯德仕上前喝止,恩威并施,胁着老父侯爷威名,与鬼头鹰坐下详谈。车房大闸落下,德仕即以正式调解员的身分为双方调解。双方开首各执一词,互相对骂。经德仕查问之下,得悉原来争吵原因竟是鬼头鹰女友不满跑车颜色,最后双方和气收场。德仕与「威、震、江、湖」及欧阳边(有力叔)五人到其联谊会食火锅庆功。言谈间提及报纸上一宗工伤赔偿案,众人均表示此类官司真正的赢家其实是律师。欧阳继正为工伤赔偿案的雇主辩护,更使计令雇员成为不诚实的证人,从而胜出官司。离开法庭时,欧阳继竟被该名雇员泼粪水泄愤,整个过程被围访的摄影师全纪录下来。欧阳继於晚宴上向老父欧阳边送上一只名贵金表,众人羡慕不已,可是有力叔钟情的却是德仕送给自己的电子表。电视刚播放欧阳继被泼粪水的片段,有力叔怪责儿子埋没良心帮助雇主,还不断称赞德仕,令欧阳继不是味儿,拂袖而去。幸福少妇渴望怀孕巫瑞薏由於渴望怀孕前往看中医,期间受表姊林亚磊阻止,怕她被庸医欺骗。瑞薏透露丈夫温少龙今晚回港,希望可以「造人成功」。亚磊推波助澜,替瑞薏购买性感内衣。瑞薏之妹瑞嘉在等候瑞薏期间,看见德仕正检查车辆引擎,研究汽车抛锚原因。钟情汽车维修的瑞嘉提出应是电池出问题,德仕见瑞嘉对汽车维修感兴趣,便着她帮忙。这时到来的瑞薏,见到二人靠得极近,认定德仕是色魔,於是上前喝止。晚上回家,瑞薏拿出表姊买的性感内衣,在镜前於身上拼凑时顿感尴尬。但为了「造人成功」,最后都换上了这套内衣,等候丈夫回来。可惜,少龙整夜也没有回来,在翌日早上瑞薏甚至收到律师楼寄来的离婚协议书。瑞薏立即找身为警察的表姊帮忙,怕丈夫受人绑架和胁持才提出离婚。亚磊发现受委托的律师是中学同学欧阳继,遂陪同瑞薏前往律师楼查看究竟。欧阳继表示少龙证实二人分居一年,所以申请离婚,亚磊则表示离婚也要与少龙分身家,瑞薏六神无主,只希望与少龙见面。离婚一案德仕接手有力叔於殡仪馆兼职道士时被撞伤,欧阳继担心父亲身体,痛斥德仕折磨老父,同时提议德仕将联谊会改成豪华俱乐部图利,遭德仕拒绝。欧阳继没有勉强,随后将少龙离婚案交给德仕作调解。德仕相约瑞薏会面,瑞薏想不到此人竟是当天遇到的色魔,可是仍向德仕表示不想离婚,只想与丈夫见面。瑞薏应德仕要求前往联谊会,可惜亦未能见到丈夫一面。德仕遂解释少龙在外公干,现透过视像会议进行调解。瑞薏透过电脑终於可以一见少龙,希望藉旧日情打动少龙,可惜他不为所动。瑞薏提议如少龙希望生小孩,可将村屋变卖后往美国做人工授孕,少龙听罢态度有所转变,德仕察觉有异借故终止调解。

瑞薏怒气冲冲离开了联谊会后,德仕即致电少龙。电话另一边的少龙不断抱怨在外地工作十分繁忙,岂料通话途中德仕突然出现眼前。少龙先发制人怪责德仕私自终止调解,但德仕早已识穿少龙的谎话,假意答应妻子找代母产子,实则是想骗取她的村屋。瑞薏感与丈夫复合无望,面对突如其来的离婚,失魂落魄,弄错了给瑞嘉的午餐,遭瑞嘉埋怨时,瑞薏按捺不住大哭起来。瑞嘉唯有独自走到街上,恰见国威的车房正替一辆汽车维修,好奇上前查看,还向国威等人提出多个疑问。国威上前一触碰到瑞嘉的手,瑞嘉立即发难使用防狼术,插向国威双眼。事后,德仕请瑞嘉到联谊会午餐,从她的举动估计她患有亚氏保加症。国威双眼受伤却不介意,视瑞嘉为心中女神。瑞薏凭着手机上的追踪程式找到瑞嘉,告诫瑞嘉要小心提防德仕众人。地盘欠薪触发工潮众人透过电视报道,得知国威曾工作六日的地盘欠薪,国威遂前往示威抗议。除德仕外的其他人听罢都愤慨不已,表示要加入示威行列。众人来到地高国际大厦门口,发现聚集了不少建筑工人,老板胡贵荣坚持由正门驶入,结果示威者汹涌而上围着房车,希望递交请愿信。贵荣没有停车接受,直驱前进,引起工人极度不满。示威工潮持续,贵荣的车子再次驶到大厦门口,众多示威者上前拦截,还有人向汽车投掷胶樽。混乱间,有人将砖头放在发泡胶饭盒内递给国威,国威将饭盒掷向车窗,打碎了玻璃而被捕。德仕留意到欧阳继当时同在车内,又眼见抗争日渐升温,正思量解决方法。有力叔得知欧阳继替贵荣申请禁制令时,愤怒不已。「威、震、江、湖」四人趁欧阳继于停车场时上前质问他,作势想教训他一顿。德仕出现,着众人冷静,但同时警告欧阳继别再安排假工人混入示威者中来陷害朋友。情妇花儿变身租霸离婚后的瑞薏软躺在椅上,没精打采。亚磊替她安排将村屋租出,结果一名租客前来,一拍即合。瑞薏回到家,发现执达吏查封居住的单位,方知少龙原来末在半年前已没有供款。瑞薏打算向租客解释未能租出单位之际,却发现租客竟是其婚姻的第三者苏花儿。花儿声称少龙将村屋的一半业权出让给她,瑞薏拿她没办法。德仕与工人商量进一步行动,假装鼓励工人采取更激烈的行动。有人提议占领地盘,甚至驾着泥头车冲进去,众人纷纷和应。但说到要实际行动时,却始终只有国威及华叔愿意担当「死士」。德仕再三引导他们细想行动后果,可能被判监禁甚至误杀,国威最后觉得自己只是被拖欠六天薪金,终回复冷静。最后工人表示只想拿取薪金,只道贵荣根本不愿意好好商量,德仕趁机表示已安排工人代表与贵荣进行调解。

工人眼见被德仕出卖,立即起哄。华叔勃然大怒,深感自己错信德仕,不断骂贵荣,要胁他要支付薪金。欧阳继见状,立即以法律条例保护贵荣,夺回大会控制权。华叔愤然领众工人离场,谈判终告破裂。然而,欧阳继折返现场,劝德仕将案件交回法庭解决。德仕回到家时,「威、震、江、湖」已拿着「武器」向他逼供。德仕未有解释原因,只着他们向自己动手,众人不敢。德仕遂从国威口中得知,欠薪事件令华叔最介怀的是未能跟妻子好好庆祝银婚纪念。银婚纪念劳资破冰德仕为接触贵荣,扮作侍应进入酒家的VIP房内,再次游说他进行调解,贵荣冷淡回应。欧阳继前来汇报已安排跟新的二判签约,其他事则可交由法庭处理。德仕见贵荣不断批评酒家的「虾子柚皮」等菜肴,遂邀请他前往一个地方。原来德仕邀请了贵荣到联谊会品嚐其招牌菜「虾子柚皮」,贵荣品嚐後赞不绝口。恰巧华叔在外庆祝银婚纪念,华叔不断将他曾拯救贵荣性命一事重提,令贵荣甚为生气。离开时,贵荣与华叔相对而望,火药味浓。德仕与欧阳继二人一唱一和,软硬兼施,成功游说贵荣道出当年真相,德仕见状顺势邀请双方进行调解。德仕建议贵荣聘请华叔为二判,便可赚回失去的薪金。最後双方达成协议,华叔甚至邀请贵荣参加晚宴。瑞薏花儿水火不容瑞薏向亚磊透露正寻找工作,还表示没有剩馀的积蓄。亚磊正为此教训瑞薏之际,楼上传来强劲的音乐声,骚扰瑞嘉入睡。瑞薏与亚磊遂到楼上投诉,可惜噪音管制在十一时才生效,二人在门外等待,可惜刚到十一时,音乐声突然停止。瑞薏三人正在熟睡之际,楼上又突然传来搅拌机声音。瑞薏按捺不住与亚磊投诉,却被花儿嘲讽,指瑞薏当人妻子失败、丈夫生意失败及第三者出现也懵然不知。瑞薏自觉比下去,拉着怒气冲冲的亚磊离开。瑞薏获聘 担任秘书欧阳继指示给坐在秘书位的柱梁如何处理案上文件堆,柱梁显得手忙脚乱。原来事源前任秘书怀孕离职,柱梁要暂代秘书一职,欧阳继扬言希望能找一个不能怀孕的人来当秘书。瑞薏突然前来询问欧阳继其村屋争业权的胜算,欧阳继见她身无分文,借词打发了她。瑞薏离开时,见柱梁已忘记欧阳继的指示,便好意提醒。柱梁惊觉眼前的瑞薏是难得的秘书人才,记忆力强而又能满足欧阳继的要求,便聘请她当秘书。联谊会被插赃嫁祸亚磊突然带领警员搜查联谊会,有力叔见到有人鬼鬼祟祟地放下一些东西,怕警察发现会令德仕惹上麻烦,於是上前将两小包的东西放进衣袋。岂料亚磊见到有力叔的举动,着警员搜身,结果发现两包怀疑违禁药物,德仕与有力叔被带回警署协助调查。瑞薏留在律师楼细阅有关业权的资料,突收到来电有力叔被带到警署,便冲进欧阳继房间。欧阳继得知老父被捕,立即放下过百万的生意前往警署。到达警署时,亚磊有心留难,不许欧阳继保释,欧阳继凭着他的辩才与亚磊周旋,才能成功保释有力叔。

有力叔接听某个电话后,便匆匆离开联谊会,欧阳继不禁起疑,遂跟随其后。一直在监视鬼头鹰的亚磊发现,有力叔走进鬼头鹰的茶档,怀疑双方进行谈判,静观其变。

有力叔查看闭路电视发现鬼头鹰的手下九棍,曾在查牌当日鬼祟出入联谊会,怀疑是他插赃嫁祸,有力叔便着鬼头鹰交人,免伤和气,但鬼头鹰没有将有力叔放在眼内。欧阳继忽然现身,以众人目前所犯的罪名,企图阻止双方动武。鬼头鹰却以激将法,令有力叔按捺不住先行向鬼头鹰发难。双方混战期间,欧阳继为保护父亲,以身体挡了鬼头鹰迎面而来的摺椅。这时候,亚磊领手下进入控制现场。欧阳继被送往医院并无大碍,亚磊见欧阳继尚馀一点孝心,所以并没有对他提出检控,还反过来私下跟进插赃嫁祸一事,找寻九棍下落,令欧阳继对亚磊另眼相看。烧香迷信 滋扰邻居大觉居士向有力叔表示不用担心,事情将逢凶化吉。但大觉居士坦言自己受赖师奶苦缠,还被追讨赔偿,力叔闻言遂仿效德仕般担任调解员。二人刚步出电梯,见烟雾弥漫,以为发生火警,原来只是赖师奶在焚香。邻居屈太向她投诉浓烟令儿子哮喘恶化,赖太反而恶言相向。有力叔尝试说服赖师奶不果,还弄破了她的玉貔貅,二人终落荒而逃。德仕实证调解成效「威、震、江、湖」找到了臭口顺,一方面讨债,一方面质问九棍行踪。天江紧握拳头挥向臭口顺之际,德仕突然出现制止。德仕耐心追问臭口顺欠债因由,原来因老婆嫌他形象差劣而出走,请假照顾儿子又被老板辞退,没有工作才会欠债纍纍。德仕替他转变形象外,还帮他找了新工作及安排债务重组,再一次向「威、震、江、湖」证明调解比使用暴力更为有效。德仕前往探望花儿,发现一名男子鬼祟地偷窥衣着性感的花儿。瑞薏走出前园时发现二人,便认定德仕为色魔,向他泼水以示惩戒。德仕遂到花儿家更换汗衣,岂料倒垃圾之际碰见瑞薏,瑞薏发现德仕身穿前夫的衣服,於是发难抢夺前夫的情侣服,争执期间垃圾散开,倒在瑞薏头上,德仕大表无奈。浓烟扰邻惹上官非屈太终於忍受不住赖太日夜焚香,向欧阳继查询法律意见,研究申请禁制令的可能性。欧阳继提议屈太拍下对方焚香证据,以便上庭作证。瑞薏突然受到启发,思量在家安装闭路电视,监视花儿。瑞嘉出门时遗下了电话在家,瑞薏追出才发现她乘搭的小巴并非前往学校。身穿短裤的瑞嘉在埋首检查引擎时,「威、震、湖」叁人在一边「欣赏」。瑞薏到场看见叁人对妹妹色迷迷的样子,便向德仕投诉。瑞嘉趁机表示希望在车房工作,但被瑞薏喝止。调解会主席李乙迅率领众人解释调解将成为大势所趋,欧阳继立即着柱梁修读调解课程。柱梁表示自己早有相关资格,乙迅听罢安排柱梁担任焚香滋扰案的调解员。柱梁到访赖太家,却遭赖太赶出门。刚巧德仕来到,向赖太解释上庭的利弊,还以调解服务低收费为卖点,游说赖太接受调解。

瑞嘉为赶到车房上班,连早餐也没有吃。瑞薏得悉她执意回车房,遂将她反锁在房间里,不许外出。

亚磊在法庭上作证陈述赖太被推下楼梯后的事发经过,但全被欧阳继的辩才一一驳回。亚磊不屑他强词夺理,在离开法庭时提醒若瑞薏再跟随着欧阳继做事,恐怕样貌会变得狰狞。德仕借故亲近赖太的儿子,从他口中得知原来屈太儿子喜欢打乒乓球,二人还是双打冠军。躲在房间的瑞嘉拿着螺丝批将冷气机拆下来,还从冷气位爬出。瑞嘉再央求西湖雇用她到车房工作,初时西湖怕她姊姊来找晦气,可惜见瑞嘉的语气恳切,便心软下来。 瑞嘉检查汽车引擎时穿着短裙,鸣震与西湖见该车车主积少色迷迷的看着瑞嘉,便借故支开积少,着瑞嘉穿上车房的工作服。积少再向瑞嘉搭讪,结果被瑞嘉使出的防狼术所伤。瑞嘉执意车房工作德仕拿着乒乓球拍在公园的球桌附近等待屈太儿子俊伟,德仕从俊伟口中得知赖、屈两家过往的恩怨。赖太出院,德仕送赠新的玉蟾蜍予她作补偿,见她怒气稍消,希望她能与屈太调解。然而,屈太与俊伟刚来到,转眼二人便互斥不是,势成水火。德仕终得悉她们争执背后的原委,心中已有盘算。瑞薏回到家,见瑞嘉手指甲弄污了,瑞嘉无意中透露了自己在车房工作。瑞薏苦苦相劝,瑞嘉心头有气,便走出前园躲在帐幕里。忽然楼上传来强劲的音乐,瑞薏上前欲投诉之际,却发现瑞嘉也在场跳舞,德仕亦在场。瑞嘉执意留在楼上,瑞薏将之怪罪于德仕。冰释前嫌和气收场赖、屈两家准备上庭之际,突然收到学校通知说二人儿子没有上学。赖太及屈太放弃上庭,焦急如焚四出寻找儿子。赖太与屈太随后收到神秘电话,着她们前往体育馆。亚磊发现掳走男童的客货车主人竟是德仕,在截停德仕后,警告德仕拐带罪名严重,着他供出男童所在。其他警员发现车上的导航系统目的地是体育馆,于是亦高度戒备进入体育馆内。亚磊等人发现体育馆正进行乒乓球比赛,还发现失踪的两名男童,以二人一队进行双打决赛。刚巧赖太和屈太也及时到达,二人见儿子正在比赛,终不计前嫌,一同为儿子打气。比赛最后落败,俊伟解释因为与光仔不够合拍,光仔则说二人缺乏机会一起练习。赖太、屈太听罢,一时哑口无言。德仕见状顺势劝解二人,二人听罢说出自己的难处,赖、屈两家的前嫌得以冰释,化干戈为玉帛。

德仕被取消调解员资格後,离开记者会,欧阳继紧随其後上前安慰;德仕却认为欧阳继一早知道瑞薏投诉一事,只装作不知情。瑞薏觉得大仇得报,惩戒了无耻之徒而大快人心,可是亚磊感到家裏闷热,瑞薏再三询问下才发现瑞嘉将家裏所有电器拆下维修。Betty邀请德仕及威震江湖等人在家前园烧烤,瑞薏表示不满却拿她没有办法。事後,天江佩服德仕,表面上看似想惹怒瑞薏,其实是希望替二人解决业权问题。反应冷淡不明所以亚磊的母亲住在安老院,一见瑞薏两姊妹前来探访,笑逐颜开,可是对亚磊的反应却异常冷淡。亚磊向瑞薏倾诉,自问做足女儿的本分,可是自从报警将行使家暴的父亲拘捕後,母亲就对她不理不睬;瑞薏看见瑞嘉入睡时还戴着车房的帽子,替她除下时,瑞嘉突然醒过来阻止,更说帽子是车房制服,瑞薏才得知瑞嘉真的很喜欢在车房工作。 翌日,瑞薏与瑞嘉带着一份厚厚的文件放在威震江湖面前,着是保护瑞嘉周全的合约,合约条件多多,大意是禁止众人骚扰瑞嘉,惹来威震江湖不满。提出建议修读调解瑞薏向欧阳继查询她修读法律的可行性,被欧阳继大泼冷水;可是欧阳继却提议她转读调解,还提出能津贴学费,瑞薏听罢立即答应。欧阳继与众同事开会,见举办调解双周已准备充足,众人力议到联谊会庆祝。在联谊会的师奶朋友,一见欧阳继便大赞他本事,替力叔高兴。可是力叔刚从欧阳继同事口中得知德仕被除名一事,了解欧阳继是最大得益者後却勃然大怒,怒斥儿子不是,欧阳继被气得拂袖而去。突然重遇初恋情人德仕对被除名一事毫不介怀,继续以「厚多士」精神帮助他人。力叔佩服德仕於事业上看得开,但也提醒他感情上同样都要看得开,着他不妨考虑一下Sugar Baby。 他们於天台练习完太极,德仕忽然见到一名熟悉的身影,原来是他的初恋情人Lily。 车房来了位难服侍的客人,「威震江湖」向瑞嘉示意只需替其汽车更换偈油不需认真检查。可是客人来到时,瑞嘉一字不漏的覆述「威震江湖」的说话,让客人愤怒得没有付款便绝尘而去。瑞薏向亚磊表示经欧阳继提议後,决定报读调解员课程,亚磊表示支持,可是她却认为欧阳继并不会干好事,只怕他另有图谋。混入派对表明心迹德仕向Betty查探Lily的下落,Betty不解为何他对初恋情人那麼执着,德仕遂道出他多年来的心结,更说出很想亲自向她道歉及询问失踪原因。Betty听罢遂告之Lily即将来港举办私人的订婚派对;在二人对话期间,瑞薏故意踏在椅子上,欲进一步偷听德仕的过去,可是听得过分投入,最後失去平衡跌在地上。 德仕拜托「威震江湖」四人以侍应身分将自己偷运进会场,席间德仕成功接触Lily并道出对她的思念。 Lily听罢很是感动,还告之她失踪的原因;德仕担心她因为钱才下嫁年老的传媒大亨,可是Lily解释二人是真心相爱,德仕遂放下心头大石。刚巧瑞薏同在会场内,无意间见到二人举止亲暱,似是藕断丝连。立即找机会游说Lily别为金钱牺牲终身幸福,应选择侯德仕……

德仕与瑞薏爬回池边,二人浑身湿透;德仕怪责她多管闲事,还嘲讽瑞薏说她对自己有意思才那麼紧张游说Lily,瑞薏否认。德仕遂解释Lily与未婚夫是真心相爱,自己已放下心头大石一事。德仕在联谊会忙得不可开交,贵荣突然到访品嚐虾子面;德仕称赞贵荣儿子孝顺,贵荣则表示为儿子的事感到困扰,德仕见贵荣头痛,便在天台教授他太极以强身。出手追求贵荣女儿另一边厢,欧阳继正在贵荣的办公室打点准备拍摄调解宣传片。可惜迟迟未见贵荣出现,遂向有关负责人姿柏查询。欧阳继从姿柏与贵荣的电话对话得知她是贵荣的女儿,立即对她虎视眈眈。宣传片拍摄顺利,可是贵荣的两名儿子,铭基与铭锋担心爸爸身体前来劝阻,反被贵荣斥责。欧阳继向姿柏讲解宣传活动,其间更投其所好邀请姿柏远足。 瑞薏来到调解中心课室,不小心撞到旁人,竟发现那人是德仕,原来他就是讲师。课堂上,瑞薏与德仕针锋相对。瑞嘉对着电脑屏幕练习跳「可爱颂」以用作招呼车房客人,瑞薏发现立即阻止,并不准她回车房。天江使计开办浴室天江最近得知一间桑拿浴室转让,本想联同其馀三子在力叔面前演戏,希望获得注资,岂料被力叔识破。力叔串同四人向德仕打主意,德仕明知有诈仍乐意付上金钱。天江赶及在鬼头鹰之前顶让了桑拿浴,惹来鬼头鹰不满前来捣乱。 德仕及时现身劝止众人,更表示希望入股,还表示负责新铺装潢一事,四子表示赞好,认为德仕终於重出江湖。 亚磊正在放工时间分派了众手下工作,可是当明达邀请共晋晚餐时,立即含情脉脉的拿着手袋离开。二人快到达餐厅之际,亚磊听见鬼头鹰等人要进行打斗,可能有事发生,於是亚磊着明达驶车跟踪。未能放下前夫回忆瑞薏在律师楼查看有关业权的案例,柱梁见状即以朋友身分劝她不要浪费金钱在官司上。瑞薏感到无助。瑞薏与亚磊晚饭之际,想起村屋带给她很多美好回忆,实在不舍得出售,可是却不愿看见Betty,一时间悲从中来。 姿柏前来参观调解课程,欧阳继介绍李乙迅予姿柏认识。欧阳继却见德仕在调解中心出现,乙迅解释道与德仕沟通後发现只是一场误会,故德仕仍可担任调解员,更合资格当讲师。欧阳遂提议姿柏参观上课情况,更自荐於角色扮演练习时担任调解员,希望在姿柏面前搏取表现。 在进行角色扮演课堂期间,因以瑞薏的业权案例作蓝本,瑞薏演得相当投入,与对手争持不下,但最後却变得情绪激动不能自控。情绪爆发瑞薏打人瑞嘉从车房回家,见到双手染满油污便拿清洁剂清洗。Betty见状大惊,立即替她好好的清理手上油污;Betty替瑞嘉涂上指甲油,还替她化妆,形象焕然一新。瑞薏回家时见有一班男人在家门聚集,上前查看之际发现Betty正替瑞嘉在家前园拍摄「可爱颂」短片。眼见瑞嘉身穿短裙露脐装,引来一班男人垂涎,再按捺不住对Betty动手。

亚磊刚巧回到家,闻言有人说要报警,立即上前查看,发现瑞薏竟一拳拳的挥向花儿。瑞薏情绪一度未能平复,亚磊苦劝威胁无效,瑞嘉遂将一桶水淋向瑞薏,令她冷静下来,还着她向花儿道歉。「威震江湖」正在考虑桑拿浴室的名字及卖点时,在网上发现了瑞薏与花儿打斗的短片後告之德仕。瑞薏回到调解中心只见德仕与众同学围着电脑讨论,以为他们在谈论自己的短片,怒斥德仕在背後说三道四,後来才知是误会一场。瑞薏站在天台上,德仕上前劝说她别以为自己失婚便觉得全世界亏欠了自己,着她放低往事。瑞薏眼泛泪光,诉说不忍失去村屋带给她的美好回忆。脸上贴着纱布的花儿突然现身向瑞薏道歉,瑞薏得知花儿被少龙骗去感情和金钱时大感意外,惊觉大家原来都是受害者。回家後瑞薏向瑞嘉道歉,可惜瑞嘉并未理会。亚磊怪责瑞嘉不体谅姊姊所受的情伤,瑞嘉不明白为何情伤,亚磊感到对牛弹琴。德仕暪骗 「威震江湖」瑞嘉回房在网上研究甚麼是爱情和心动,结果发现原来对着某人的时候心跳加速便是心动。於是她便拿着心跳计,轮流的指向「威震江湖」众人。「威震江湖」视察正在装修的桑拿浴室,突然鬼头鹰带同手下前来破坏。混乱间,德仕到场推开鬼头鹰以避过迎面而来的摺椅。二人着众人停手,可惜鬼头鹰仍不罢休,扬言开幕时每天都会带人来捣乱。德仕见状遂揭开招牌的红布,让「护理中心」一字映入众人脑海。四子不服被德仕欺骗,围着德仕等待他的解释。德仕指开办护老院,为的是免却鬼头鹰的骚扰。有力叔在旁劝说。众人态度终有点软化,可是天江仍觉得德仕始终未能重拾当年侯爷的风采。德仕一脸认真的解释不想他们再行走江湖,但天江并不领情。刚巧瑞嘉前来,看见德仕正气凛然的训示众人,看着心跳计的数字不断往上升,有感这是心跳的感觉。贵荣钦点德仕调解贵荣因脑肿瘤入院留医,透过秘书通知德仕前往医院,欧阳继对贵荣的这个举动感到莫名其妙。德仕赶到医院,医生表示目前的情况,动手术是最可行的方法。 铭基和铭锋心急如焚欲进房见父亲,可是贵荣却只想见德仕一人,众人愕然。病房内,贵荣说出怕自己手术後一睡不醒,告之德仕已立下遗嘱分配财产,却仍担心两名儿子会争夺家产,所以拜托德仕儿子有争议发生,请他担当调解员,避免争产一事闹上法庭。德仕见贵荣苦苦哀求,心内戚然,最终勉强答应。手术後贵荣陷於昏迷,铭基和铭锋二人为争担任公司主席一职,各不相让。姿柏感到无助。铭锋收到铭基召妓照片,逼得铭基接受调解。欧阳继觉得德仕接手这调解案,背後必定有更大的利益,心中另有盤算。胡家调解当日,铭基突提出更换调解员要求,众人只见欧阳继昂首阔步的步入调解室。

铭锋不满兄长突然更换调解员人选,德仕遂提议任用双调解员,姿柏附和,欧阳继虽心有不甘但未有显露。有力叔向德仕询问姿柏的事,德仕觉得有力叔等人像隐暪甚麼,终发现偷拍之事是他们所为,却未查得谁是幕后主谋。德仕对调解一事感到无计可施,遂到医院探望仍然昏迷的贵荣。瑞薏步出前园时,一个胸围突然掉下落在她的头上,花儿见状立即道歉,岂料瑞薏没有生气,反将胸围递回给她。亚磊见状怀疑瑞薏生病,瑞薏解释道她开始理解花儿所受的伤害,还感谢德仕。亚磊闻言立即着她别容易对德仕改观,免得吃亏。瑞嘉则在房间内搜查与德仕星座的合拍程度,发现二人合拍程度为100,露出甜蜜笑容。德仕回到调解中心,见瑞薏正吃着一个大面包,突感饥饿,瑞薏竟愿意与他分享半个面包,指当是上次的调解费用。二人有说有笑,关系渐渐破冰。德仕答应教授瑞嘉太极,二人靠得极为贴近。瑞薏回家时见状,立即出手攻击德仕。亚磊的部下见其位置上摆放了明达送的鲜花,暗忖若亚磊拍拖后,工作量便会太减,大叫万岁。亚磊见到鲜花亦笑逐颜开。偷看短片发现问题铭锋太太因收到滋扰电话前来报案,亚磊立即回复工作状态。在录口供期间,铭锋突然前来阻止并带走太太。胡家的调解继续进行,铭基及铭锋二人仍各不相让,欧阳继见状遂提议每人轮流担任主席一年,二人答应。调解差不多完成之际,德仕却指出此做法可行性有限,调解因此暂停,欧阳继怪责他存心阻止。休息期间,铭基突然收到一段有关铭锋的短片,突然发难中止调解离场。欧阳继在德仕房间发现多张电话卡,怀疑胡太早前受滋扰等均是德仕所为,因此找来亚磊协助调查。欧阳继为追查调解破裂原因,借故相约姿柏进餐,欧阳继席间偷偷查看姿柏的手机上的短片,得知铭锋秘密。其后与亚磊翻看闭路电视片段,竟然发现勒索那人就是天江。德仕妙用离山之计欧阳继立即致电天江确认他身处联谊会,然后与亚磊一同前往。德仕得知欧阳继曾致电天江,猜测欧阳继已发现内情。欧阳继赶到联谊会附近,见一名男子鬼祟地坐上德仕的车,怀疑德仕安排天江逃走,便跟踪上前。几经转折,欧阳继跟随德仕来到郊外。德仕与该男子一下车拔足便跑,亚磊见状便着欧阳继奋力跟随其后。二人来到码头,方发现德仕身旁的是有力叔,才知道中了德仕的调虎离山计。欧阳继力指德仕指示天江勒索铭基,德仕否认还说这次是欧阳继首次调解,该好好想办法化解冲突。德仕忽然收到姿柏救助来电,说细妈突然改变立场,要争夺主席一位,还传来细妈与兄长争执的片段。欧阳继与亚磊回程之际,欧阳继忽然觉得臀部有点剌痛,亚磊告之他的臀部被铁网弄伤。欧阳继查看,一见满手是血即不支晕倒。亚磊为处理欧阳继伤口,遂除掉他的长裤,欧阳继蒙胧间以为亚磊以图不轨,努力挣扎……

亚磊回家后发现瑞薏对德仕开始改观,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告之德仕可能与一宗勒索案有关。欧阳继见被德仕发现,担心难以追查有关证据,因此他要求瑞薏担当「无间道」,调查德仕。瑞薏向亚磊询问有关跟踪的资讯,得瑞嘉提醒有一应用程式有此功能,只需下载到对方手机便行。瑞薏於课堂上目光便紧紧跟着德仕的手机,反引起学员投诉。瑞薏见行事失败,下课后假意询问德仕课程内容,趁机拿取其手机下载跟踪程式。凭着跟踪程式,瑞薏锁定德仕位置。当发现他与胡太会面,欲用手机拍下相片,可惜电话失灵。突然有人从后迅速掩着瑞薏口脸,还被带进残疾人士洗手间。欧阳继失去瑞薏联络时焦急赶到,质问德仕意图。经德仕指点,欧阳继才得知胡太的秘密。欧阳继猛然醒觉拍下胡太与经纪人私会的相片,可惜手机被汽车辗过,功亏一篑。事后德仕将事件始末和盘托出,原来胡生向德仕表示手术后已清醒,但他欲藉这此机会,找人将两名儿子及妻子的疮疤揭开,再凭调解中的保密协议免家丑外传,从而化解家庭不和。可是现在找不到胡太的罪证,未能平衡三方势力。调解成功姿柏上任瑞嘉突然递上纸条予德仕相约晚餐,原来是暗中串同「威震江湖」和有力叔,为瑞薏及德仕安排浪漫的晚餐,撮合二人。德仕为免让瑞嘉失望,着瑞薏一同演戏,晚餐气氛浪漫,德仕想靠近亲吻瑞薏时,欲遭到拒绝。调解再次展开,席间虽然欧阳继不断引导铭基二人揭发胡太出卖公司的事,可是始终拿不出证据。瑞薏拿着手机突然闯进调解室,将偶然拍得的短片公开给众人观看。三方势力均有罪证在手,谁当主席其馀二人都会反对。三人想了想,忽然同时指向姿柏,才发现由姿柏担任主席才令众人信服,於是四人终达成共识,签定协议书。调解成功后,贵荣突然现身,亲自交托姿柏打理公司,还着兄弟二人协助,还答谢妻子的支持。贵荣向德仕及欧阳继解释事情,心知长子与二子的问题,自责一切都是他的过错。所以贵荣遂安排这一场戏,目的是让姿柏担任主席,以化解众人冲突,令一家和睦。德仕与欧阳继均感松一口气。贵荣康复举办派对事过境迁,欧阳继向亚磊送上一盒巧克力,告之她胡家受滋扰一事只是误会,请亚磊不用再追查下去。亚磊闻言脸色一变,觉得被他愚弄又失去破案立功机会。贵荣为庆祝康复,在家举办派对,邀请德仕与欧阳继出席。姿柏意外跌下耳环,力叔拾起后却露出一脸疑惑,忽然觉得姿柏有点眼熟。派对当日,有力叔前往洗手间途中,无意走进一间房间,见到姿柏亲生母亲的相片,才恍然大悟。贵荣为庆祝姿柏当上主席,送她一条名贵颈链,替她戴上。恰巧欧阳继到场,见到贵荣状似要亲吻女儿粉颈时,大感惊讶,怀疑二人有暧昧关系。

贵荣前往拜祭亡妻,思绪陷入悔疚中。欧阳继突然出现,更拿着基因检定报告,指出姿柏并不是贵荣的亲生女儿,他花了这么多心思安排姿柏当主席,不是为了家庭和睦。欧阳继更断言如家事弄上法庭,姿柏的身世便会被揭发。贵荣自知理亏,愿以一亿现金及地高集团首席法律顾问作掩口费用。欧阳继犹疑之际,德仕与力叔来到,揭发姿柏真正的身世。瑞薏在与客户会面后,被欧阳继嘲讽没有真本事,只能靠色相,心感不忿。瑞薏在上调解课期间,得知还有一个调解员的资格试,认为自己有本事考取,于是率先报考。突然晕倒欣娇送院姿柏与欧阳继前往探访老人院,恰巧便是欣娇入住那间。亚磊见欧阳继于姿柏面前装作好心,便安排他到一婆婆面前,着他认作婆婆儿子,岂料婆婆却掴了他一记耳光。姿柏于公公婆婆前表演魔术,可是欣娇嫌太嘈吵要回房间,欧阳继劝阻期间,欣娇突然晕倒。急症室外,亚磊焦急如焚询问医生卜智涛有关母亲病情,智涛只道她是血糖过低需留院观察,亚磊追问之际,智涛刚巧有来电便急步离开。其后,欣娇病情急转直下,更曾发生短暂心脏停顿。亚磊向智涛追问详情,可是智涛再因电话响起而不理亚磊。亚磊彻夜在深切治疗部守候母亲,当欣娇终甦醒过来时,却发现眼睛看不见,亚磊得知后大受打击,怒斥智涛专业失当。为求合格探取口风瑞薏因过分替客户着想,而未能追讨律师楼的欠债,欧阳继遂命她在调解员资格试一定要合格,否则需缴回所有学费。瑞薏听罢压力大增,立刻约德仕及众兄弟到联谊会火锅,趁机探取试题口风。岂料德仕守口如瓶,瑞薏毫无收获。瑞薏往洗手间期间,却无意发现明天的试题,内心挣扎。考试当日,德仕临时担当角色扮演,并刻意不合作地刁难饰演调解员的瑞薏。瑞薏试后大怒,德仕怪罪她曾偷看试题,瑞薏否认。亚磊未能截乘的士,见欧阳继驾车经过,便托他载自己到医院。欧阳继探望欣娇时,哄得欣娇心花怒放,当欧阳继得知欣娇入院原因时,职业病发作欲招揽生意,结果被亚磊怒目而视。考试合格成调解员德仕得知错怪了瑞薏,特意到瑞薏家向她道歉。德仕还赞扬瑞薏考试当日表现佳,符合了调解员的条件,应会顺利通过考试,但瑞薏没有原谅德仕,反怒气冲冲的返回屋内。瑞嘉突然将一封信件递给瑞薏,瑞薏一看是来自「调解委员会」,颓然的放下信件,瑞嘉见状便打算拿信件回收,瑞薏立即阻止。瑞薏拆开信件时,看见「合格」一词映入眼帘后不禁欢喜大叫,德仕见状立即恭喜她,瑞薏难掩兴奋之情竟情不自禁拥抱德仕。可是亚磊突然来电,哭诉欣娇经详细检查后,证实失明。欣娇眼睛永久失明瑞薏与亚磊立即赶到医院探望欣娇,欣娇伤心落泪,哭诉自己命苦如斯,不能安享晚年,亚磊听罢心如刀割。二人离开医院时,见到智涛与妻子对话,亚磊回想欣娇入院当日,智涛为了办理机票而来去匆匆,认为母亲失明是因智涛专业失当所致,气愤地上前问罪,更扬言就算倾尽家财也要状告智涛失职,为母亲讨回公道。

亚磊为母亲取回公道召开记者招待会,让事件公开;亚磊欲委托欧阳继为代表律师,可惜欧阳继称已被智涛委托为代表律师。瑞薏乘搭的士时遇上意外,成为调解员的瑞薏使出所学的理论解决纷争。亚磊与智涛谈判破裂,晚上亚磊拿着银行存摺计算财产,瑞薏遂提议将村屋出售套取现金。天江约瑞薏见面,告之他可以贷款予瑞薏作周转,德仕突然现身强行带走天江。德仕盘问天江,终得知他为侯爷之对头人眼镜蛇放高利货。德仕希望欧阳继能游说智涛接受调解;瑞嘉被网友邀请到其家看永动机,瑞薏发现后怕瑞嘉受骗,要德仕陪同赶往南丫岛。

欧阳继带欣娇到设备完善的护老院参观,向亚磊表示若她接受和解,智涛愿意承担一切开支;亚磊受到Betty启发,终拒绝和解。亚磊与瑞薏向Betty要求出售物业,Betty拒绝时突然收到老人院来电,说欣娇被一男子接走,二人大惊。欧阳继邀请智涛到教会的见证分享会,德仕带同欣娇与众人在门外听到智涛心声。瑞薏於律师楼招揽调解员生意,被欧阳继识破。瑞薏於联谊会摆下谢师宴,席间天江突然重提开办桑拿浴一事被德仕破坏,令他未能发达。众人问及其女友美芬时天江更大怒离开。德仕与瑞薏散步之际,遇见天江正向美芬的新男友挥拳相向。

众人得悉天江替眼镜蛇工作,均表示愤怒;瑞薏拜托Betty替她装扮成夜总会公关小姐模样,混进夜总会欲劝天江接受与美芬调解。美芬与天江的调解失败,瑞薏认为美芬有心隐瞒真正分手原因,於是主动进行调查。眼镜蛇与鬼头鹰正教唆天江该为女友被夺一事找国辉算账;刚巧威来电指美芬打算与国辉到美国注册。天江突然出现声称要对国辉不利,美芬大惊,瑞薏忙乱间仍努力劝她说出真相。瑞薏发现瑞嘉学习驾驶电单车,不禁极力反对。晚上,瑞薏未见瑞嘉回家,便到「威震江湖」的家裏打探瑞嘉消息。瑞薏与瑞嘉发生争执,更险些堕楼。

瑞薏争拗不过众人不忿离开,德仕着瑞薏回家冷静想清楚。天江与震搬运货物上车时,眼镜蛇与鬼头鹰却前来捣乱;力叔独自找眼镜蛇谈判,结果被鬼头鹰手下打伤。亚磊参与speeddating时,在餐厅内遇见欧阳继与姿柏;忽然有食客发现有人在餐厅外倒下,亚磊冲出餐厅替患者急救,发现那人是竟力叔。有人给阿磊送来一束玫瑰,阿磊发现当中竟有钻石戒指;阿磊午饭时外出,发现欧阳继已守在警署门外。德仕偕瑞薏观看瑞嘉学电单车的情况,更安排姊妹二人坐下商量调解。德仕发现杀父仇人大癫回港,更发现欧阳继竟担任他的辩护律师。

择善固执、坚守原则、心胸广阔。处事不拘泥于形式,不时用「非常手法」去达到目的。侯德仕(马德钟饰)的父亲侯爷(欧瑞伟饰)虽是社团负责人,但做人宗旨是「以和为贵」,其在生时,经常调解社团之间的纷争,素有江湖地位,却不勉强儿子加入社团,任由其自由发挥。德仕做过不同范畴的工作,社会阅历甚多。十多年前,父亲在一宗江湖仇杀中死去,接管了父亲联谊会的德仕不想染指社团事,于是努力助父亲的手下转做正行,渐将社团化解于无形。德仕眼见父亲死于江湖纷争之中,有心继承父亲「以和为贵」的精神,因此经常充当「和事佬」,逐一化解街坊之间的冲突。一次机缘巧合下,德仕遇到一名高手瞬间化解了一场暴力冲突,德仕惊为天人,向其讨教,于是得到了「调解」这条钥匙,努力考取调解员资格,逐渐成为这方面的「达人」。

对爱情专一,心地善良,思想单纯,容易相信人。为保护患了亚氏保加症的妹妹巫瑞嘉(朱千雪饰),事事保持警惕,武装自己,有时因此而变得神经质。出身在普通家庭,有父母和一妹瑞嘉,一家四口生活本来幸福美满,可惜瑞嘉在幼儿时期被确诊亚氏保加症,生活「怪癖」多多,令双亲疲于奔命,贴心的瑞薏为减轻父母担子,主动帮忙照顾瑞嘉。两姊妹在相处过程中,瑞薏开始明白如何与妹妹相处,并成为了瑞嘉最信任的人。双亲在一次车祸中身受重伤,临终前把十岁的瑞嘉交托给年方二十、正在大学读书的瑞薏。瑞薏遭逢巨变,既要上学、又要打工帮补家计,还要贴身照顾瑞嘉,渐渐力不从心,开始陷入崩溃边缘。幸好此时瑞薏遇上温少龙(黄长兴饰),少龙对瑞薏一见锺情,表明愿意照顾瑞薏和瑞嘉两姊妹的生活,深爱少龙的瑞薏终答应辍学下嫁。

一字记之曰「赢」,自视甚高,口舌不饶人,聪明好胜,事事要赢到底。对父亲甚为孝顺。自小与父亲欧阳边(黄光胜饰)相依为命,欧阳边为生活忙于「工作」,欧阳继与年龄相若的「少爷仔」侯德仕(马德钟饰)为伴,表面上情如兄弟,但随二人日渐长大,分歧慢慢涌现。欧阳继开始不喜欢欧阳边的「江湖」生涯,亦不屑与周遭的「粗人」为伍,故奋发读书,希望早日脱离草根的生活环境。欧阳继考入知名大学的法律系,毕业不久便立下打官司「不败」记录,「长胜将军」的称号令他很快名成利就,成为全港数一数二的顶尖律师。欧阳继年青有为,以为自己的出色成就会得到欧阳边的赞赏,父亲却永远只推崇各方面都远远不如自己的德仕,心生妒忌的欧阳继经常作出针对德仕的行为,父子间的感情因而大受影响。

黑白分明,嫉恶如仇,侍母至孝,对所关心的人会毫不计较的付出。严以律己,同样亦严以待人,然而处事过份认真,令上司下属都退避三舍。亚磊出身普通家庭,是家中独女,虽不富裕却温饱有馀。亚磊的童年并不快乐,因其父脾气暴躁,每逢在外遭遇不如意事便回家毒打母亲锺欣娇(雪妮饰),欣娇只懂委屈承受,年纪尚小的亚磊欲保护母亲,最后也被父亲毒打。亚磊十多岁时,一次磊父再次出手打欣娇,令欣娇受创甚深,亚磊无法再忍受,报警并亲身指证父亲,终令兽父鎯铛入狱。两母女的日子雨过天青,亚磊亦因而认定警察是救人于水火的正义使者,决定要投考警察,帮助有需要的人。

念旧,一身忠肝义胆,信奉「受人恩惠千年记」,年轻时勇字行头,现时年纪渐长,换成一身「老油条」式智慧,但有时遇事仍会冲动,火气不减。欧阳边出身草根,学历不高,自小在街头打滚,唯一庆幸是娶到一个深爱的女子,二人育有一子欧阳继(李思捷饰)。但好景不常,其妻偷汉「走佬」,欧阳边大受打击,抱着仍在襁褓中的独子欲跳楼寻死,幸被社团大佬侯爷(欧瑞伟饰)救下,欧阳边感恩图报,发誓一生要为其尽忠。从此,欧阳边成为侯爷的得力助手,为侯爷出生入死,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侯爷有感欧阳边年纪渐大,不想他再继续江湖腥风血雨的生活,故要求欧阳边改为照顾自己的独生子侯德仕(马德钟饰)。

马德钟表示《以和为贵》或许是他的“TVB告别作”,因为这是他与TVB部头约的最后一部作品,截止该剧播出,双方仍未洽谈合约事宜

《以和为贵》聚焦香港司法界的新兴角色——调解员。他们拥有不同专业背景,接受了有关调解技巧的训练后成为调解员,负责调解社会上的各种纠纷

该剧除了由马德钟徐子珊领衔主演外,还加入不少新人,如:2012年港姐冠军张名雅在剧中饰演徐子珊前夫的小三:2012年港姐亚军黄心颖,饰演一名千金小姐;2012年港姐季军朱千雪,则在剧中饰演一个有“亚氏保加症”的女孩

TVB有很多剧以律师为题,几乎每年都有一至两部律师剧诞生,从实习律师、街坊律师、地痞律师,到专打遗产案律师……林林总总的律师形象在港剧中包罗万象,《以和为贵》则首次聚焦香港司法界的新兴角色“调解员”,题材新颖。马德钟饰演的调解员是一名“非常”调解员,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手法帮人解决纷争,角色很是轻松活泼,颇有点颠覆马德钟一向以来的正义差人感觉。剧中马德钟与李思捷一起自称为“黑二代”,他们摆脱上一代的黑道背景,跻身法律界“调解员”。本来调解员是类似“和事老”、“居委会大妈”般的沉闷角色,被“黑二代”这么一包装,倒生出一点贼帅、贼拽的趣味




相关阅读:立博登录

联系我们
  QQ
  微信
分享到: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官方微信

立博登录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