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博登录

全国免费电话:0551-63819136

立博登录 医疗集团

立博登录 集团

ONE AND ONLY


  1. 咨询服务
  2. 行业动态
  3. 创意设计
  4. 广告服务
  5. 活动报道

看啦又看小说网

发布时间:2020-02-03 00:21

  

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列表:】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睨视天下(大结局)刘谨也很吃惊,怔了半天,才把这消息消化。他红着脸,望了望梁掌珠,又望了望崔氏,脸上却露出了焦虑,嘴角微翕,低下了头。

崔氏见状,哈哈笑了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递给了刘谨:“这是我们家三姑娘给你的,说你要是做出来这道题,她就嫁给你。”

刘谨接过匣子打开一看,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笑容,他朝着崔氏和梁掌珠作揖行礼:“我去做题了!”声音里,隐隐透着快活。

崔氏就想到了顾夕颜的话:“如果那刘谨不拒绝做题,这事,到是两厢情愿…到时候,就是梁掌珠再不喜欢红鸾,有我在中间圆着,不会让红鸾做出仵逆之事的!”

崔氏心里就有了几份办成事了的高兴:“少奶奶。看样子,我这杯喜酒,是喝定了!”

等刘右诚回到家里,梁掌珠就抱怨道:“也不知道谨儿是怎么想的…当时那个高兴劲,我可是拦都拦不住。找个推脱的借口都没有!”

刘右诚捋着衣袖坐到了炕上,喝了一口梁掌珠递过来地凉茶,正色地道:“我们的谨儿是怎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啊!聪明到是聪明,算起帐来不用拔算盘。可你正经叫他去收收帐什么的。他看着这个也可怜,看着那个也怜悯,哪里是个做生意的料…我看。不如就娶了国公爷的姑娘,早点抱个孙子,趁着我们还有这力气,好好把孙子教出来,免得临老了,连这份家产都给他败光了!”

梁掌珠沉默半晌,还是有点不服气地喃语:“我们家谨儿心善,也不至于象你说的,把家产都败光了啊!”

刘右诚哈哈大笑起来:“他做了国公爷家的女婿。凭着那份嫁妆,估计也可以吃一辈子了…我们还省钱了!”

“去你的!”梁掌珠失笑着拧了一下丈夫,“你就是钻到钱眼里去了…我看,除了钱,你没哪样东西看得上眼的。”

娶个媳妇好过年。红鸾是十二月十日嫁的。十里红妆,羡煞旁人。可也有人窃窃私语:“怕是看中了国公府这块牌子吧!”

梁掌珠听了气结,刘右诚却道:“看中了又咋样,又不是我们一家看中了,可这花就落到我们家了。这说明我们家儿子有本事。你应该高兴才是,有什么好气的!”

红鸾进了门,除了不爱说话,不爱搭理人,梁掌珠也挑不出她其他什么毛病。可这毛病,对着刘谨的时候就没了,两个人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总有说不完的话。加上红鸾一进门就怀了孩子。梁掌珠就更没有什么好挑地了。

果然。到了四月十二日,顾夕颜顺利地产下了一个男婴,红鸾的孩子则是十月二十八日生的,舅甥两个只隔了半岁。

这一次,齐懋生无论如何也不同意顾夕颜亲自哺乳,顾夕颜好说歹说,使尽了手段,才为二儿子暄哥争取到了三个月的哺乳期,所以在暄哥六个月的时候,顾夕颜又怀孕了。

魏夫人和端娘都很高兴,顾夕颜却整日懒懒的,也没有多的时候去管暄哥了。她心里总是觉得对不往暄哥,没有像照顾大儿子那样的照顾二儿子。可暄哥却并不十分的粘母亲,他一开始下地走路,就喜欢跟在哥哥后面跑。

暾哥却对这小不点不太感兴趣,母亲在跟前的时候,就敷衍一下,母亲不跟前了,就和晗官跑得不见踪影了,惹得暄哥扶着门槛大哭,跟着的嬷嬷婢女怎么劝都不能让他止住眼泪。

顾夕颜已经显怀了,望着嚎啕大哭的暄哥,也只能摸摸他的头,然后带了他去临窗的大炕睡午觉。

暄哥得到了母亲的安慰,很快就睡着了。每次怀孕,顾夕颜都没有晨吐的现象,只是很嗜睡。迷迷糊糊间,她就听见了碎瓷声。顾夕颜惺忪地睁开眼睛,问一旁打扇的春秀:“这是怎么了?”

顾夕颜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孩子,都跟着魏夫人习武。一言不合就动手。“那又把什么东西给打碎了!”

西屋是书房,里面有很多齐懋生的东西。顾夕颜就皱了皱眉:“让她们都出去吧…你把端姑姑和墨菊、红玉叫来,让她们收拾。”

春秀应声而去。墨菊前年生了一个儿子,红玉则生了一个女儿。因为儿子多,女儿少,红玉家地闺女就成了稀罕了。就连齐懋生见了,都要停下脚步逗一会。有一次,还摸着她的肚子道:“这一次,我们生个女儿吧!”

两个人都盼着,对这一胎充满了期待。等端娘她们的时候,顾夕颜还是有点担心西屋地东西。她地起了身,趿了鞋子去了西屋。

两个罪魁祸首早跑得不见影子了,多宝格格子被扶起来了。可屋子里到处是凌乱的物件。被打碎的,是多宝格格子旁的一个大梅瓶,原来插在梅瓶里的两枝牡丹花被甩到墙角。

顾夕颜顾目四望,没有发现帕子这类的东西。她就拎着书回了东屋的卧室,拿了一条棉帕子去吸书上地水渍。

顾夕颜犹豫了半晌,把手伸进盆里,指甲轻轻地刮了刮书面,纸屑马上一团团地脱落,露出了光洁如镜般的纸片,一页页的,在清澈的水里荡漾出明亮的光芒,刺得顾夕颜眼睛发涩。

顾夕颜在齐懋生地搀扶下上了炕,齐懋生就笑着摸了摸暄哥沁着密密汗珠的头:“屋里怎么又没有人?”

顾夕颜笑道:“刚才暾哥和晗官玩,把西屋的多宝格格子都给****了,我让嬷嬷们都出去了,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齐懋生帮着顾夕颜拿了一个迎枕靠下,看她的目光中就有了几份不安敏感的顾夕颜脸色更白了,急切地道:“出了什么事?”

齐懋生亲昵地摸了摸顾夕颜的头,眉宇间,尽是睨视天下地自信。顾夕颜望着耳房的方向,如蝴蝶羽翼扇动般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齐懋生走后,顾夕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神色恍惚,家里的人都以为她是在为齐懋生担心。

当第一朵雪花飘落在雍州城头的时候,顾夕颜正和暾哥坐在炕上剥板粟子吃。暾哥接过母亲手里的热板粟一口咬下,然后把剩下的一半塞到暄哥的嘴里。

暄哥却望着哥哥手里的板粟嗷嗷大叫。暾哥抱起弟弟坐到炕几前,选了一个最大的板粟壳递了弟弟,暄哥急不可待地含进了嘴里,不哭了。

顾夕颜无奈地笑着夺过暄哥手中的板粟壳,若有所思地问暾哥:“暾哥,你想不想跟着姆妈学认字。”

暾哥塞了一个板粟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道:“是不是王先生的学问不行?那我还要不要跟着王先生学呢?”

顾夕颜笑着摸了摸暾哥地头:“我们教的,是不同的东西。王先生教你的东西要学,姆妈教你的东西也很重要…以后,你就知道了。”




相关阅读:立博登录

联系我们
  QQ
  微信
分享到: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访问官方微信

立博登录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